益阳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欲望号台风四

发布时间:2019-10-13 03:14:06 编辑:笔名

欲望号台风(四)

舒兰突然手足无措起来,她不是怯场的人,为什么心慌呢?她不知道。她对着镜子左看右看,抹上珠光唇彩,又嫌太过耀眼,用纸巾擦了去,比来比去,轻敷了一层肉色唇油。头发似乎有点油腻,幸亏包里有发夹,她束起头发,项链坠也有点歪,她把那水滴坠端正移到胸前。只因为家军心中的自己是十六七岁的娇俏模样,是二十三四岁的清丽可人,时间已改变了容颜,她害怕三十岁的容貌会破坏自己在他心中的印象,现在的她站在青春尾上。

停车场离公司大约两百米,这两百米舒兰觉得如此漫长。沿河小径车流滚滚,人头涌动,看着熟悉的环境,忽然感到陌生,她找不到家军的车,在公司附近的停车场,她竟然迷失了方向。一刹那,她看见清溪牌照的车,又恢复了方向感。

舒兰看见家军微笑着斜倚在一辆白色帕萨特车门边,向她招手。他穿着短袖藕灰细格衬衫,暗杏色西裤,有棉的质朴

,品位的精致,是她喜欢的格调。他明显变老了,他最多比自己大两三岁,看起来却象三十四五,她猜得出他经历的风霜沧桑,顿时心头一酸。

家军一步迎上来,握住她的手,“丫头,我终于握到你的手了。”他眼里闪跃激动的光,接着他的手环过来搂住她的腰,若不是在嘈杂的停车场,他会热烈拥抱她。

两个人站在人行道上,舒兰看着家军,自己的手被他握着,有许多话想问,竟不知先说什么。时间在家军脸上留下脚步,从前圆圆的脸现在如海边岩石,呈现出硬朗轮廓,一双浓眉以傲视姿态对峙着外界,他的神情没有了青楞少年的脆弱自卑,取而代之的是眉宇间流露的游刃有余的自信和职业的精明。他微笑着凝视舒兰,一直凝视着。阳光照在舒兰白绸长裙上,勾勒出她丰润身姿。她眼里有隐隐的泪,十年了,他经历了多少坎坷,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

“丫头,多少次梦见你

,今天终于看见你了,我要看个够。”家军目不转睛看着她。

“家军,你显老了。”她声音里有淡淡忧伤。

“奔波打拼,能不老吗?丫头,你一点也没变,更加妩媚动人,刚才远远看见穿着白裙的你,象个二十出头的女骇,我以为自己认错了,时间特别厚待你啊,你越来越漂亮了。”

丫头,多么熟悉的称呼,有十多年没人这样喊过舒兰了,家军总是这么叫她。

家军看了看表,“丫头,十一半点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边吃边谈。”他紧紧拉着她,生怕一不留心她就会溜走。他不愿浪费时间找饭店,说每一分钟都要看着她,两人走进离得最近的肯德基。

点了汉堡鸡翅可乐一大堆,谁也没动。舒兰感到饿,却吃不下。家军说,“我早上没吃饭,肚里饿坏了,现在一点也不想吃。”他依然不放她的手,两双手叠放在餐桌上。舒兰抽出右手,又想抽出左手,家军说,“就让我握着你的手吧,从前想握一下都是很奢侈的念头,我故意把小船弄得摇摇晃晃,你的手才交给我,过了十年,又握到你的手了。”她犹豫了一下,半抽出的左手缩回他的掌心。

“家军,别老看着我,想对我说什么?”她轻轻地说。

“丫头,很简单,我想说我爱你。我原来怎么没发现你皮肤这样白这样细呢?当年只敢偷眼看你。”

店堂里飘着歌,“我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坐着摇椅慢慢摇……”,家军说,“这是我最喜欢的歌,我五音不全,不敢大声唱歌,因为你,我一人时唱过这歌无数遍,想和你坐在摇椅上慢慢摇,握着你的手,一直坐下去,就象十二年前我们坐在皂角树下一样。”他轻轻抚摸着她的手背。

“家军,我们都有自己的家庭,不要再对我说爱,从道德的角度,你可以对你妻子以外的女子说爱吗?”

“丫头,我把你装在心里十年了,我爱你

,上帝也会原谅我的。十年前我不敢对你说爱,我没有资格说。为了你,我拼命努力,做过建筑工地的泥瓦工,送过牛奶,当过保险业务员。七月里,顶着毒辣辣的太阳走街串巷,陪着笑脸,一次次被人拒之门外

,甚至被人痛骂。你知道我是自尊很强的人,我装着看不见别人轻蔑的目光,象个行尸走肉漂泊在孤独人海里。只为了你,为了有一天站在你面前昂首挺胸对你说我爱你,我忍受着肉体的辛苦,精神的折磨,对你的思念支撑着我,无数次回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在小河里划船,沙滩上戏水,你的笑容给我驱散白昼的屈辱,你是我寒夜里取暖的太阳。有一次我从脚手架上摔下来,跌断了左腿,整整三个月躺在床上不能动,老板扔下几千块钱,再也不问我事,陌生的城市里我无依无靠,三个月我一封信也没写给家,这时收到你信说你恋爱了,我连死的心都有了,觉得整个世界遗弃了我,我什么也没混出来,只能祝福你了。我想我还有机会,大学的恋爱分分合合常有,我私心其实愿你失恋,给我时间闯个人模狗样,让我能够得到你。我夹着尾巴做人,打落牙齿肚里咽,终于在电器公司站稳脚,兴冲冲回家想和你男朋友一决高下,见了你,你开口就说要结婚了,你的兴奋忙碌让我无法再说什么

,我有满满一肚话要对你说,我这人运气背得很,尽掉进空里。后来一想,我说了也白说,经理脚踢都是,一根棍落下来打着十个人,八个是经理,我和金无尘争,是鸡蛋碰石头,我就开始谈恋爱,也没有那种感觉了,随便找个人结婚了。”

家军响起,他竖起一根手指示意舒兰不要说话,语气变得非常小心,她听到了分贝很高的女声。他放下说,“是我老婆,问我在那儿,打死也不说,说了就打死,糊弄她到可辉集团去了。”

吃完无趣的饭,走出饭店外面凉风阵阵,舒兰穿着无袖薄裙瑟瑟发抖。家军搂过她,“丫头,吃了一顿饭把你冻坏,就是罪过了。”他把她紧紧拥在怀里,温暖着她。

回酒店经过一个灯光夜市,家军说没想到龙陵夜市的规模这样大。舒兰不喜欢这儿,她隐隐觉得是人为制造的繁华,她害怕曲终人散的凄凉。

进了酒店房间,家军说,“今晚你陪我在这儿,我要和你彻夜长谈。”

“家军,不行,我至多十二点就要走。”她语气坚定地说。

他没说话,开了电视,躺到床上,她远远地坐在沙发上。家军说, “那么多年你离我遥远,在面前也离我这么远?”

他拉过她坐在床边,“坐着不累吗?躺着看吧。”他拿着遥控器不停换台,有个介绍中国结的节目,她说就看这个。

“我老婆是俗人一个,就爱看琼瑶烂片,和你的品味比起来,天上地 下。”

“别这样说你妻子,我喜欢民族艺术品,很有味道。”

“清溪有个民间工艺品市场,我下次给你带些来。”

她的眼睛直视电视,家军说,“你闭上眼睛,不要老睁着呀。”她不愿,家军说,“你睁着眼,我有点胆怯。”说着在她脸上深深一吻。

她触电样跳起来,“不要这样。”[1][2][3][4][5]

如何开通微店铺
怎样开发微信小程序
小程序服务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