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踏天争仙 第九十章 启程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0:10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九十章 启程

随着靖公主一行离开火毒城,四王子府中一名家客也匆匆出城,朝着云剑山的方向御兽急行。

前往京城的路途并不好走,这是方荡第二次踏上这条道路了,其中艰险,方荡比这里大多数人都清楚。

上一次方荡押送宝货,这一次方荡押送的是一位公主。

上一次全军覆没,只剩下方荡自己,这一次,方荡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因为这一次,押送队伍之中有着方荡相当在意的同伴,公主府的每一个人,都是方荡极为在意的。

因为知道前途凶险,所以方荡很清楚

,自己需要力量,需要强大的叫自己都感到恐惧的力量,不如此,别説报仇,连活命都做不到。

所以,方荡一路走一路修炼,基本上方荡将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利用上了,甚至连睡觉的时候,也被爷爷拉去读书增长见闻。

方荡现在已经进入淬血境界,进入这个境界之后,修炼就不光是自己下苦功就能够完成的了,毕竟皮肉可以锻炼,血脉血管却完全没有办法锻炼。

这就需要大量的十草丹来辅助修行,淬炼血脉。

靖公主倒是十分大方,直接给了方荡三颗百草丹,要方荡用来淬炼血脉,不过出乎方荡意料之外的是,奇毒内7dǐng7diǎn7小7説,丹完全可以取代十草丹来给他的修炼提供淬炼血脉的力量,只不过经过奇毒内丹淬炼后的血脉,方荡总是觉得内中有些不舒适的地方,或者可以説,方荡的血液又开始带有毒性了,方荡的血管再次开始微微发黑。

一般人修炼,都如靖公主那样用十草丹或者百草丹亦或是玉贝石修炼,十草丹、百草丹顾名思义,都是用从植物中提、炼出来的灵力鞣制而成,所以修炼者汲取的都是最纯粹、最洁净的灵力来修炼,这些灵力纯天然无雕饰,副作用几乎不存在。

而方荡用的是剧毒转换而来的灵力,这种灵力,换成别人来汲取,一旦引入血脉转眼就得毒发身亡,简直是自己找死。

而方荡从小就吃毒长大,一度血毒深重,浑身上下血脉漆黑如墨,几乎身死,后来被回生丹驱走毒性,血管才恢复如常。

经此一役,方荡身体的耐毒性非常人能比,不过,对于方荡来説,血管开始变黑,一直都是他心中驱之不散的阴影,虽然他心中知道,有奇毒内丹在,他不会重蹈覆辙,但那种数着日子准备死亡的记忆还是影响着方荡。

“奇毒内丹有利有弊,可以帮你泰山登dǐng,也可以将你打入无边地狱,你需小心提防,谨慎应用。”这是他跟爷爷説完血脉开始漆黑之后,一众祖宗们得出的结论。

在方荡看来,这就是一句废话!因为他从奇毒内丹中汲取了毒性灵力后,再汲取百草丹内的灵力就开始不舒服起来,功效虽然一样,但就如同吃坏了东西一样,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显然他现在已经走上了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人这一辈子都在不断选择,但有些时候,有些事情由不得你去选,方荡现在已经没得选了。

方荡心中坚信,这颗从自己父亲身躯中挖出来,又由娘亲亲手交给他的奇毒内丹绝对不会带他走上不归路,因为这奇毒内丹之中,孕育着父亲母亲对他的最深沉的爱意。

方荡用舌尖挑动奇毒内丹,奇毒内丹中的毒性还有不少,之前在烂毒滩地上猎蟒之前,方荡拼命汲取了不少的药渣毒性,他现在不过是淬血初级阶段,所需消耗的灵力有限,维持个月余时间不是问题。

“荡儿,你拥有毒性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是你的杀手锏,正因为你能以剑传毒,所以你才能杀掉云剑山的天才弟子斗子,若是对方提前知道,你那里还有机会杀他?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你不要轻易展示毒性,一旦需要就一击必杀,不留活口,明白么?”

方荡爷爷的声音响起。

方荡当然明白这个道理,diǎn了diǎn头。

“到了京城在我们没有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你也不要显露身份,至于竟是谁害了你的父母的事情,你不必去追查,到了京城,我等自然有办法查知详情,切记,你现在的任务是隐藏身份,还有,你眼中神光太亮,最好以后眯着眼睛,我方家中人眼睛大多都是这般,与我等极为相熟的人或许会从你的这一双眼睛上联想到你和方家的关系。虽然这个可能性不算太大,但却不可不防。”

方荡再次diǎn头,随后尝试着眯起眼睛,但几分钟后,方荡就张开双目,眯着眼睛实在是太难受了,此时奇毒内丹在方荡口中晃动几圈,一道酥麻力量从舌尖升起,直入方荡双目,方荡就觉得四周的光线暗淡下去不少,不过并不影响他看东西。

方荡有些诧异的眨眨眼,这种微暗的状态依旧,方荡将被布包裹的千叶盲草剑取出,用秋水般的剑身照看了一下,就见他此时的双目果然暗淡下去,好似蒙上了一层灰膜,这双眼睛一变,方荡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方荡用舌头挑动了一下奇毒内丹,酥麻之力消散,方荡眼前世界一下又变得明亮起来,用剑身观看,如蒙了灰膜般的眼睛果然恢复如常,光泽透亮犹如纯净宝石。

方荡不由得笑了起来,奇毒内丹的妙用当真不少。自从知道奇毒内丹的来源之后,奇毒内丹在方荡心中有了一种别的寓意,似乎娘亲父亲就在奇毒内丹中支持着他。

方荡将千叶盲草剑重新包好。

这千叶盲草剑也确实有性格,用剑鞘收他,他就不开心,用布包裹,他却完全无所谓。

“你这把剑,到了京城后,我帮你找人修补锻造一下,总归能叫其完好如初。”方荡的爷爷见方荡对这把崩开豁口的剑如此珍视,便如此説道。

方荡掏了掏耳朵,这个爱吹牛説话不算数,愿赌不服输的爷爷在他心中着实没啥好印象,这些话,他完全当成是吹牛皮。

不过几天时间,方荡一行就再次来到了那片曾经被劫宝的丛林,一到了这里,方荡的警觉心一下就提高了不知道多少倍,那个漆黑的夜晚对于方荡来説,相当难忘。

叫做何成的小伙那双逐渐神光涣散最终变成灰色的眼睛,那双从虚空中伸出,将顽强的断头将军生生撕碎的双手,都给方荡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也是在这这里,方荡捡到了十世大夫玉,找到了一大群老祖宗。

这里是火毒城前往京城的必经之路。

从地窖中取出火油,浇灌进地沟中,火焰燃起,説不出的温暖。

但方荡却一夜没睡。

不过这一夜平安无事,一直到方荡他们走出这片森林都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这使得方荡紧绷着的心逐渐放松下来。

方荡看向那位章公公,章公公很少走出马车,今夜却有些反常,坐在一块青石上,如他一般,也一夜未睡,凝视着森林深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两天之后,眼瞅一座城池在望,四周的地势也越走越开阔,一马平川,在这样的地方,人的安全感直线上升,不论是从东南西北,任何地方到来的敌人都能一眼看到,所有的人都心情变得舒畅起来。

不过,虽然已经遥遥看到了那座叫做长文城的城池,但望着山跑死马,其实距离长文城还有至少大半天的行程。

队伍不自觉的就加快了脚步,进了城就可以安心睡觉,放心休息了。

就在此时远处天空有一道流光飞来,一直毫无动静的章公公的马车轿帘猛的被掀开,坐在马车中很少下车的章公公目光有神,直接走下马车,凝视着那几道流光。

整个车队都停顿下来,所有的人都抬头看着那一线流光。

尤其是方荡,一张脸变得凝重起来。

经历过那场云剑山和火毒仙宫弟子之间的乱战的军卒们都太清楚这一线流光了,这是云剑山弟子踏剑而来!

方荡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来了。

云剑山弟子依旧高调,横空而来,不过这一次到来的并没有之前那么多的云剑山弟子,天空中只有四道流光激射而至。

每一道流光都是一把剑,每一柄剑上,不光有一位被称为玄云十四剑的精英弟子,还有一个如同方荡这般的淬血初期层次的修士。

这些云剑山弟子为首的是那位沉默寡言脚下踏着十米巨剑的劈山剑。

劈山剑轰然坠下,激起好大的气浪,尘土飞扬,乱草横溢,直接插入黑甲剑戟军士的队伍之前,拦住去路。

紧接着一道道流光坠地,气浪吹来,狂风如舞,幸好有树林般的黑甲剑戟军士在前抵御,不然行在中间的侍女们非得被吹飞不可。

为首的劈山剑脚下的长剑飞起,落在劈山剑脚下钻出的影子剑奴手中,剑奴双手捧剑,侍立在侧。

劈山剑目光在黑甲剑戟军士们拱卫的大队人马之中缓缓巡梭,不久,就看到了方荡。

劈山剑当即开口,声音沉闷如地窖中擂鼓,沉闷响亮,隆隆震响:“出来,我云剑山弟子与你比剑。”

方荡不由得眯了眯眼,这一句话,就像是一把剑刺入他的眼珠,咄咄逼人!

钦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镇江治疗宫颈炎医院
怀化男科
钦州治疗妇科方法
镇江治疗卵巢炎方法